石菊
杀网补番中,天天爬墙
岚,蓝担sk
偶尔写文画图
经常废话闲聊
欢迎评论勾搭

【SK】问卷?调查

说在前面!没有文笔!CP为SK!不喜慎入!

是的我就是那么小清新!
我才不说我就是天生面善今天有个英语教育的小哥一群人不找只找我填表格……然后还炸毛和我抱怨说大家都是这个理由他不开心,然后我心软就帮他填了呢……
润润生日快乐!!我竟然写文了!是sk~也有润润庆生部分!
有没有后续我就不知道了w但是我觉得之后是能开肉的节奏←_←但是你们不要逼我炖……总之希望大家能喜欢吧w

※※※※※※※※※※※※※※※※※※※※※※※※※※※※※※※※※※※※

从事着枯燥无味的发传单兼问卷调查工作,大野智只是站在被安排的地点抱着厚厚一打传单纸在闷热的严暑中挥洒汗水寻找着一个个过路的目标人物。

他总是被一句句“我很忙”“我没空”拒绝了回去,他从原先总被拒绝的愧疚也变得渐渐习惯了起来,他也开始不再执著着拉着拒绝他的人。

他变得迷茫,他变得懒惰了起来。

如平常一样工作中的大野智盯着过了早高峰仍从地铁站口不断涌出的人流,然而思绪正处朦胧的他目光却被一个猫背青年所吸引,瞳孔的焦距一缩一放,青年的人影立即清晰起来。身高体型目测和自己差不多,有些杂乱的黑发下微微皱着的平眉,双眼中透露着疲惫,往下是圆圆可爱的鼻头,稍稍噘起的猫唇的右下方下巴有颗好看的痣。青年时不时打个哈欠,用手背有点黏腻地擦拭着眼眶中的晶莹。不过真是奇怪,为什么这么热的天他竟然穿着件奶茶色的长袖外套?

大野智目送着那个步伐轻巧的青年消失在车水马龙的街头。

一整个下午大野智都在回想着青年的身影,早已把酷热和工作抛在了脑后,他只是随便的递着传单给路过的人,也无暇顾及嫌他一脸麻烦的人。哎,那个人下班后是不是还会经过这里呢?

然而无果,他坐在原地放着空,拿着传单慢悠悠的给自己扇着风,他一直等到了自己下班却没有见到那个人。

“啊……!”

一声稚嫩的童声唤回了他,他转过头望着源头,一个小男孩正蹲着捡着掉落的小鱼干零食,小男孩抱着手臂里厚厚的衣服急匆匆地收拾着,却因为手里过多的东西总是没有办法收拾好地上的残局,小男孩显得有点焦急。大野智急忙跨过去帮小男孩,三两下就收拾完了,小男孩站起身子拍拍自己的裤腿,整了整乱糟糟的头发,重新戴上了和自己年龄不符的眼镜,笑得眯起了水汪汪的眼睛,嘴角勾上好看的弧度。

“谢谢你大哥哥”少年向大野智鞠了个躬,便急匆匆地走了。

大野智不忘刚刚盯着少年的嘴唇和右下巴上的痣。

之后的每天早晨,大野智都只是为了等待那个猫背的青年而站在那装饰性地向人发着传单,偶尔拉到几个目标请他们填填问卷调查,自己却时不时探头望向人流涌出的地方寻找着那个人的身影。

啊,是他,是昨天那个青年!大野智心中暗喜,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九点整,他默默地记下了这个时刻,默默地又目送着那个青年猫背的身影再次消失在街口。

我这是在干什么呢……他无奈的笑笑,难道这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这份想法,仍然坐在那等待着下班回归的青年,却没有等到他而是又等到了昨天的眼镜少年。

少年很懂礼貌地跑向他和他打招呼,“大哥哥,我们又见面了呀~”

“嗯,你好呀”

“大哥哥昨天谢谢你,这是回礼哦”

少年左顾顾又盼盼,拉着大野智的手找了个人比较少的角落,让他蹲下来一些,肉肉的小手扶上他的面包脸,迅速地将自己小小的唇贴上了对方的嘴角又用小舌头舔了舔后离开了。

“哥哥再见”红着小脸越跑越远,大野智愣愣地摸摸自己的嘴角。

好可爱……

大野智在夜色中的回家路上发着呆想着少年的事,不由得也微微红了脸,在经过自家公寓旁杂乱的堆积物旁发现了一只弓着背静静盯着他的猫,黄色的路灯下,它似乎披着一层橙色的布纱,有些警惕地久久盯着自己,忽然一溜烟串进了自己住的那层楼里,大野智连忙奔跑着跟在它的身后,发现小家伙串进了暂住在自家隔壁的弟弟家中,嗯……原来润弟弟在养猫啊……

大野智从口袋中掏出钥匙走进了自己的住所,他并不知道,隔壁的小猫正偷偷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呢。

大野智似乎是把每天观察着青年并记下时刻这件事当做了首要工作,把真正的本职早已抛在了脑后,他变得陶醉于青年的背影,痴迷于青年的身形,迷恋于青年的面容。每当发现青年经过,他都只是静静地观望着他,但他始终无法理解为何青年穿着一成不变的奶茶色长袖外套,在他背后的外套下摆里似乎藏着些什么秘密。

大野智还发现一件事,自从那个青年出现在自己的世界后,每天下午四时半那个面容与青年神似的少年都会出现在自己身旁,少年总会陪他聊聊天,向他分享自己的快乐,向他倾诉自己的烦恼,然而少年却总会在固定时间匆匆而去。

大野智总是对少年依依不舍,有一次处于好奇问了少年。“你为什么总是都固定时间急匆匆地回去?”

“啊、嗯……有点事情……妈、妈妈说我有门禁”少年推了推眼镜支支吾吾地答道。

大野智点了点头,向少年告别后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也慢慢踱着步子回家。

途中他又看到了润弟弟养的那只猫,那只猫却在垃圾堆里翻找着食物。

真是怪了,为什么家猫竟然在外翻垃圾堆找东西吃?润弟弟不像是会虐待动物的人啊。

大野智回家冲了个澡,简单的穿了件长过大腿根部的T恤,敲了敲隔壁松本润的房门,门后的人打开门向阿智问好,大野智很快地瞥见了沙发上躺着的那只猫,仔细一看竟然是只漂亮的奶茶色的猫。

“那个……智哥,有什么事?这个时间对你来说有点晚了哦”

“啊,没什么,我想说润你上夜班路上小心”大野智挥了挥手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所以那只猫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有他的毛色……好像和那个青年的外套颜色一模一样啊。

大野智不知不觉就这样沉睡了过去,在睡梦中的他一定不知道那只奶茶色的猫正躺在他的床边静静守着他。

夏天的早晨总比其他时节的早许多,当阳光洒在大野智的床头时他也从梦中苏醒了过来,简简单单地梳洗完吃了个早饭后就去工作地点守着,他无意间翻了翻日历,两周后就是润弟弟的生日了啊,看来得给他庆祝一下了呢。

虽说决定要好好工作给弟弟庆生的大野智确实把精力放回了本职上,但是现实总是是残酷的,一个上午他一个人都没有拉到,而且还错过了他暗恋着的青年,他摇摇头无力地坐在一边的地上等待着少年的来临,正当他快睡着的时候感受到脸颊上肉肉的触感,勉勉强强睁开双眼对焦于面前的人身上,一把拉住少年往自己怀里躺,少年也被吓了一跳,但还是老老实实地扑在大野智的怀里,大野智还是迷迷糊糊的状态,他在少年身上这里摸摸那里摸摸,当手隔着外套后摆摸到少年的臀部,少年吓得一颤,连忙推开大野智站在了大野智身边。

“……对不起”

“没、没事……”少年红着脸低着头,大野智似乎看到少年的头顶上长出了对可爱的猫耳朵正害羞地耷拉着呢。少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又急急忙忙地向大野智告了别。

大野智抬起右手一看时间,现在才刚四点半呢。

大野智耸了耸肩,他只是觉得少年今天有些反常,也没有多想。

然而大野智错了,他发现从第二天开始,那个青年也变得比以往更早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下午的少年也是如此,来的越来越早,走的也越来越快。

大野智又开始变得无心工作,当他的领导警告他如果再拉不到人,别说是这个月的薪水了,连他的工作都会不保了的时候,他才刚回过神来,重新投入工作,为了给弟弟庆生,他也只能忍一忍努力工作了。

他鼓起勇气想试着向那位青年进发,说不定他就同意填问卷了呢。他拍拍自己的面包脸,早早地守在那等着青年的身影,果不其然青年出现在了人群中,大野智拦住了正抓着头发的青年。

“不好意思麻烦您一下能不能……”

“……”青年不予理睬径直绕过大野智

“就耽误您一会儿,拜托了!”大野智跟上青年的步伐

“我没空,我赶时间呢!”青年有些生气头也不回

大野智受够了这类的回复,他一下子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你们每个人都这个理由!不就是嫌烦吗!”说出话的瞬间大野智后悔了。

青年放慢了步子,迟疑了片刻,抓了抓头发皱了皱眉头最终叹了口气“好吧……就一会儿……可是我是真的赶时间”

大野智又惊又喜,连忙把问卷调查和笔递给青年“啊,请在这填上您的姓名年龄和联系电话”

大野智盯着青年短短的握着笔手在纸上来回划动,默默读着纸上的信息

“姓名:二宫和也

年龄:17

联系电话:……”

“您、您只有17岁?”大野智怀疑地问

“我说我17岁就是17岁,怎么了?不可以?”青年转身就准备离开

“谢谢您,二宫先生”

“叫我nino吧”青年边回过头笑着

大野智心中小鹿乱跳,简直像做梦一样,自己暗恋对象竟然和自己说话了,答应了自己的请求,还主动告诉我他的名字,大野智一时激动,后面的工作简直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工作得特别卖力,一上午竟然几乎所有被他盯上的人都填了问卷调查。

下午等着少年来的时候,他翻出nino的那份,打开自己的手机,编辑信息发给了那个人。

“你好,我是早上拉你做调查的那个,早上失礼了真是抱歉”

短信刚发出去不久就接受到了对方的回信

“没事的,我能理解你的,大野先生,啊,还是叫satoshi比较好?”

大野智惊讶于对方为何知道自己的名字

“!?为什么您会知道我的名字?”

“……嗯~你的一切我都知道哦【笑】”

大野智盯着这句话愣了许久……原来对方比自己更早观察着我啊!哎!?

“为、为什么!?”刚准备发出去这句话,少年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呐,大哥哥在和谁聊天这么带劲?”少年推了推眼镜,就扑进对方的怀里,少年甜甜地对他笑着,又时不时欺负着他身上的弱点逗得大野智笑得不得不投降,在两人推推囔囔中大野智不小心按下了发送短信的按键,这时少年的手机也响起了信息提示音。

少年连忙收起手机,和大野智告了别就走了。

大野智又看了看时间,这次连四点都不到了。

之后的几天大野智过得很有动力,每天和nino问早鼓励着nino工作加油,每天等着自己可爱的少年投入他的怀抱,只是他们都一天比一天出现得更早,离去得也更早。

在8月28日的那个下午,少年仅在三点左右就出现了,少年戴着的眼镜下是一双黑眼圈越来越重的双眼,眼睛也有些发肿,一脸疲惫的样子,比以往缺失了不少活力感,他见到大野智就安心地躺在了他的怀里。

“唔……好困……我稍微睡一会儿、智哥哥……”少年的声音消失在了细微的呼吸声中,大野智轻轻地拍着少年的肚子,给他扇扇风。

过了一段时间发生的事让大野智震惊地甚至忘记了呼吸,他眼睁睁地看着少年的头顶两侧出现了双软乎乎的猫耳,一颤一颤的,摸上去还是有温度的,他下意识的将手伸进少年外套里面,果然摸到了热乎乎毛茸茸的尾巴。

大野智一时惊慌失措起来,他平复了一会儿内心,果然他是一只猫啊。

他忍不住轻轻摘下少年的眼镜,观察着他精致熟悉的五官,忍不住用修长好看的手临摹着少年的脸的轮廓,轻轻摩擦着少年下巴上好看的痣,忍不住低下头亲吻起少年的下巴,渐渐亲吻到少年可爱的猫唇。

呐,你就是我爱的那个二宫和也对吧。

大野智用少年的奶茶色外套包裹着他,小心翼翼地抱着怀中体型开始变得越来越小的少年回到自己的卧室,他将少年平躺在自己的床上,静静地坐在他的床边观察着少年变化着的身体,随后自己也悄悄躺在他的身边睡下。

“我喜欢你哦nino”他悄悄地对变成猫的少年的耳朵吹气,猫的耳朵一动一动的。

凌晨四点三十分,身体又变回成人型的nino在大野智的身边醒来

“遭了……我好像又睡到阿智床上去了啊……”少年浑然不知昨天的事,只是以为自己又不小心睡在了心爱的人的身边。他早早地穿好自己的奶茶色外套离开了大野智的房子,找到自己打工的地方开始努力地工作,他为了挣到比较多的钱给收养他的人松本润买生物礼物只能做过多的体力活,当然换来的是更为疲劳的身体。所以才会常常带着一副疲惫的脸每早经过大野智工作的地方去下一个地方工作,然而过度的劳累会使他身体变化的周期越来越短。

这些却被大野智在二宫和也浑然不知的情况下跟踪了解了一整天。

“你叫什么名字?”大野智自然地问着少年

“……我、我叫……”

“二宫和也”大野智打断了欲言又止的少年,而少年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盯着对方。

“你怎么知道!?”少年几乎是惊讶的叫了出来

“我都知道哦,就像nino你知道我的全部一样”

“我还知道……”大野智刮了刮对方的鼻尖,“你是一只猫”

“……”少年把脸缩进了自己的腿中,“智……不要讨厌我,我一只被人嫌弃的流浪猫……我很脏,没有人爱我……都是因为润主人收养了我才能认识上你……我、我……”

少年突然抬起头认真地盯着大野智,憋红的脸颊上滑落着珠滴。

“我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上了你!”

“所、所以……”

大野智紧紧搂住少年,柔柔地对少年耳语“别说了……我也是啊,我也对你一见钟情呢,谁说没有人爱你了?”

感受到少年在怀中颤了颤,“如果不是这样那我又何必每天都只为了你在那从早等到晚呢?”

二宫和也紧紧抓着大野智的后背在温暖的怀抱里哭泣着又睡去。

“呐,阿智……明天就是润主人的生日了,你有准备好礼物吗?”二宫和也揉揉自己红肿的眼睛,“我为了感谢他收养我所以每天都在努力工作想他生日的时候回报他呢”

大野智盯着眼前毫无防备还顶着猫耳和尾巴的二宫和也吞着口水。

“nino真是努力啊,我也准备好了给润弟弟的礼物了哦”

随着8月30日0点的钟声响起,一人抱着一猫站在松本润的门口按响了门铃,松本润打开了门就看见大野智抱着自己领养的猫笑得一脸幸福,大野智也看见门内另外两个弟弟也在乐呵呵地望着自己向自己问好。

“生日快乐!”大野智笑嘻嘻地对可爱的弟弟道。

“谢谢!赶快请进!”楼道中的人和猫的身影消失在温暖的灯光中,门后温馨的问好、亲切的交谈和愉悦的歌声融化在这个美好的深紫色夜晚中。

“……大哥,其实我今天白天就要搬走了,我换了个新工作,是我真正想做的工作”松本润悄悄将文字打在手机上递给大野智看,大野智欣慰地点点头示意已经了解了,趴在大野智肩头地二宫和也同样看到了,开始有点担心了起来,急忙在大野智耳边喵喵叫。

“嗯?”大野智把二宫和也带到角落。

“我、我怎么办?”二宫和也急得用了点体力变成了少年的样子。

“我养你”大野智一手撑着墙一手紧紧搂着心爱的人,将爱人的忧虑一点一点融化进自己的唇里。

FIN

评论(33)
热度(85)

© 智的奈鱼 | Powered by LOFTER